饿了么独家回应骑手猝死事件:正在优化外卖骑手的保险结构

2021-01-11:   编辑:www.yanrongsh.com   来源: 未知

饿了么独家回应骑手猝死事件:正在优化外卖骑手的保险结构 奸人慕容复 骑手发生意外,外卖平台需要担责吗? 文|《财经》E法张剑 近日,饿了么外卖员送餐时猝死一事备受关注。43岁的韩某伟倒在了送外卖的路上,再也没有醒来。意外发生后,韩某伟家属联系饿了么,却被告

饿了么独家回应骑手猝死事件:正在优化外卖骑手的保险结构 奸人慕容复

  骑手发生意外,外卖平台需要担责吗?

  文|《财经》E法张剑

  近日,饿了么外卖员送餐时猝死一事备受关注。43岁的韩某伟倒在了送外卖的路上,再也没有醒来。意外发生后,韩某伟家属联系饿了么,却被告知该外卖员与平台“不存在劳动关系”,平台出于人道主义可以支付2000元。与此同时,该外卖员能获得保险赔偿也仅有3万元。

  1月8日,饿了么公开回应称,针对意外事故,平台深感痛心!暗毕轮诎锸康谋O战峁共痪『侠,承保金额也依然有所不足,目前已与各方紧急商谈,推动改进保障提升和结构优化事宜,将保额提至60万元。在新的保险规则实施前,平台将提供抚恤金。本次事件中的60万元抚恤金将在本周内交付骑手家属!

  1月9日,饿了么相关人士对《财经》E法进一步表示,韩某伟为众包骑手,属于兼职从业。众包骑手的安全保障由人力资源商负责,人力资源商在选择保险产品时,考虑到猝死的发生概率不高,所以选择了猝死赔付单列的保险产品。饿了么在事发后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也认为这一保险结构不够合理,正在优化中。

  骑手的安全保障问题,已是外卖业无法回避的行业困境。据《财经》E法了解,目前平台与外卖员之间大多不存在劳动关系,骑手在工作中出现意外后,以工伤保险为代表的职业伤害保障在解决时遭遇“瓶颈”。虽然广东、江苏等地已纷纷推出一些政策,意图解决此问题,但依然存在诸多不足。

  有关专家对《财经》E法表示,应当推动建立外卖骑手等新业态就业人群职业伤害保障制度,具体可包括将职业伤害保险强制化,探索实行平台企业和从业者按比例承担保费等措施。

  外卖业务普遍外包

  2020年12月21日,43岁的韩某伟一共接了36个外卖配送订单,在送第33单时,他却倒下了。事发后,经过警方的现场勘察、尸体检验,最终确定他系猝死。他的家人选择了把他带回山西老家安葬。

  事发后,饿了么公开称,平台与韩某伟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只能给2000元人道主义救助,其余理赔将由保险来兑付。

  饿了么所说的保险,是指外卖员每天缴纳3元作为当天的保险费。保险种类为旅行人身意外伤害险。韩某伟发生意外当天的电子保单显示,其保费为1.06元,保险期为1天,即自2020年12月21日9时起至12月21日23时止,猝死身故的保险金为3万元。

  公众普遍关注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何保险金如此之低?这与当下众包骑手的保险结构有关。如饿了么在前述回应中所称,在目前的众包服务合约中,众包骑士每天跑单前会向饿了么缴纳3元服务费,饿了么平台会再支付一部分费与骑手的保费用共同交给骑手所服务的人力资源商,委托其为众包骑士提供劳动管理和安全保障等服务,包括为骑士投保意外险。

  据《财经》E法了解,目前美团、饿了么两大外卖平台都将配送业务外包。以江苏某地为例,饿了么与A公司签订城市代理合作协议,授权其使用“饿了么”品牌及产品在合作区域经营网上订餐和配送业务。A公司在授权范围内负责“饿了么”业务的市场拓展、品牌推广、网上订餐和配送服务。A公司负责招募外卖员。饿了么与A公司员工不存在劳动、劳务或雇佣关系,A公司员工在工作期间出现事故,造成人身、财产损失,相关责任及损失由A公司承担。美团的外包模式与此类似。

  广州大学法学院讲师肖平辉曾受全国政协邀请,参加了“完善外卖行业食品安全监管”调研会议。他告诉《财经》E法,按现行的模式,外卖平台派单,外卖员自由接单,外卖平台从中抽成,起到的是撮合交易,属于中介性质,不符合《劳动法》所确定的劳动关系,双方应属于合作关系。在这一情况下,外卖员在送外卖过程中发生猝死,很难被认定为工伤。

  然而在现实中,外卖骑手为了多挣钱选择多接单,同时根据平台规则,如果不能准时配送,骑手要面临处罚。因此,骑手过度劳累、行车过快引发交通事故等事件时有发生。一旦发生意外,虽然有前述商业保险作为保障,但很难根本解决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yanrongsh.com/cj/lc/2021/0111/937966.html
    转载请保留此链接!


  • 责编:1330595742



华体会体育赌钱